湖北福彩投注app

网站导航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新闻
[新闻特写]突破极限 超越自我——记省“新世纪151人才工程”培养人员、机械学院施红辉教授
发布时间:2019-08-01 14:15:54   浏览次数:62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新闻特写]突破极限 超越自我——记省“新世纪151人才工程”培养人员、机械学院施红辉教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人人网更多

施红辉 男,工学博士、教授、博导。“新世纪151人才工程”第一层次培养人员。浙江理工大学流体机械与工程学科带头人、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高级会员、中国力学学会会员、中国空气动力学会会员、《 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 》期刊编委、《实验流体力学》期刊编委、国家科技部国际合作重点项目评审专家。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有:(1)领域: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流体机械与工程;(2)方向:a.可压缩性气/液、气/固两相流;b.湍流与复杂流动;c.高速液体射流、空蚀及气泡动力学;d.固体材料的侵蚀侵彻机理。

想要采访施老师还真有点不容易,几次采访请求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但我们能够理解施老师,作为一名学者,尤其是在专业领域颇有造诣的学者,是最不希望被“打扰”的。在他们心中,科研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对其他却毫不在意,就像施老师在《海外留学与归国的回顾》一文中提到的那样:“搞研究的人喜欢在实验室里忙到深夜,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忘我的精神……仅仅参加人与自然的斗争。”

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施老师却主动打电话联系了我们,同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并约定在一个周六的上午抽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事情就这样出现了转机。

学业无止境 术业需专攻

在采访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一名学者对于自己所研究领域的不懈探索以及那种为了理想不舍追求的精神,而与施老师的对话带给我们更多的则是一种思想上的冲击。

施老师是在1979年从浙江省舟山中学考上西安交通大学的,当时就读于动力机械专业,主攻涡轮机、涡轮发电。在大学时,施老师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工程师或者研究员,而并没有想向研究这个方向发展。但是,当施老师进入研究生学习阶段后就和这个专业较上了劲。施老师告诉我们,当时教研室的老师都有一种教学和科研上的敬业精神,在那些老师的指导和自己的不懈努力下,他终于出色地完成了教研室老师布置的课题。这激发了他对机械的热爱,并且这种热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也为施老师此后到国外进行学习、研究打下了基础。1989年,施老师拿到博士学位后,获得了每年只有2个名额的西安交大唐照千奖学金,并于1990年初赴英国剑桥大学著名的卡文迪什实验室留学深造。

第一次走出国门的施老师遇到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置身在那个曾经培养了2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诸多享誉全球的学者、被称为近代物理学摇篮的卡文迪什实验室,浓厚的学术氛围和优良的实验条件以及研究者们从事科研执著精神都促使施老师下定决心要利用好在那里的每一天。在剑桥的那一年多时间里,施老师争分夺秒,白天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晚上回到住所继续研读文献,分析和消化得到的实验数据。这是为常人所难以坚持的,只有那些真正想要为科学事业奋斗终身的学者才有可能做到。在那段时间里,施老师每天都研究到深夜甚至凌晨才上床休息。持续用脑使得他的大脑长期处于亢奋状态,施老师也因此常常躺到床上后仍然睡不着。但是面对这一切,施老师都无怨无悔,因为科研的过程是一个考验人的耐力和毅力的过程,只有与自己的极限赛跑,才能征服一个又一个的科学高峰。

采访中我们还了解到,当时从施老师的实验室到住所要经过皇家天台边上的一条小路。晚上黑暗寂静,他每次只能看见自己的自行车照出的前面的那一小段路。遇上下大雪的日子,行路就好似红军长征。但是,施老师从来没有退缩过。一分汗水一分成功,施老师不仅圆满地完成了导师的要求,更在此基础上有了新的发现。也正是因为在英国留学期间的出色表现,1991年8月施老师应日本东北大学(Tohoku University)高山和喜教授的邀请到位于日本东北部的仙台市流体科学研究所工作。此后的6年时间里,施老师到过日本的多所大学。每到一处,他都凭着对科研的执著坚持着自己的研究方向,从设计到零件加工,一点点地搭建实验室,从中获得研究中的灵感。可以说施老师在通向科研的大道上从未停止过前进的脚步。

根在中国 梦想就在中国

当时施老师虽然身在日本东北大学,但是心却无时无刻想着祖国。在日本的六年时间里,施老师一家坚持从中国大使馆订阅《人民日报(海外版)》,天天阅读,并每天谈论祖国的建设与发展。在日本东北大学完成学业后,施老师就萌发了回国的念头,而且这个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不管同事林功一教授和伊藤基之教授如何劝阻,施老师都义无反顾地结束了自己在日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来到了美丽的人间天堂——杭州。施老师当时对同事说:“我从内心深处感谢日本友人对我的各种照顾,可是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要接受中国的教育,我们唯一的孩子应该是个中国人。”

事实证明,施老师的抉择是正确的。回国后,施老师立即投身到力学的研究中。从2001年5月到2002年6月,施老师在浙江大学担任力学教授期间,发表了论文15篇,都被SCI/EI收录;申请并获得了国家专利4项。2002年11月,他因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被调往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从事为期三年的“知识创新工程”工作,进行有关水下超声波射流和气/液界面稳定性的研究。该项研究涉及激波同界面的相互作用和两相介质的对流、扩散和混合,是流体力学的前沿研究;同时,在潜艇水下导弹发射、惯性约束核聚变、高炉吹氧、气力搅拌、射流切割等国防和工业方面有着重要的应用。在这三年时间里,施老师建立了水下超声速气体射流实验台和流体界面Richtmyer—Meshkov不稳定性实验台,开展了相关的实验观察和分析,所得成果即将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相关技术也已申请专利。

施老师在搞研究的同时不忘把自己在国外学到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自己的学生。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为祖国的机械事业做出贡献。2005年11月,当施老师完成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工作后,来到浙江理工大学重新执掌教鞭,为我校研究生讲授《高等流体力学》。目前,施老师正在指导大学生的毕业设计,并积极引进人才,准备建立流体机械及工程研究所。在下沙这片创业的热土上,施老师时常感受到来自学校领导和同事的关怀和鼓励。每天在校园里看着一批批充满朝气的青年学子,施老师坦言他的心情可以用《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唱段来形容:“我恨不能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也就像是日本岩手大学校长西泽润一讲过的一句话:“看着那些努力学习和研究的学生们,自己也禁不住想要再多学些知识,以便更好地教育指导学生。”

立足现实 把握好自己的定位

采访中施老师还跟我们谈起了自己在理工执教的种种体会。他认为现在的大学生花在学习上的时间比较少,因此大学生必须学会合理分配自己的时间。同时他希望本科生能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好好珍惜学习机会。对于许多学生在报考研究生时都选择名牌学校的做法,施老师认为这是不可取的,会导致人才流失。他认为最好是从本校直升研究生,外校考进来的学生可能会在学习进度上造成严重的脱节,因为外校的学生对本校本科阶段的情况不了解。现在的实际情况是研究生多、规模大、专业涉及的范围广,以致很多学生连基础课都没上过,加上导师对学生也不了解,彼此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够互相适应。因此,本科生最好能够继续在本校本专业就读研究生。

谈到他对现在大学生的要求,施老师表示,既然进了一所大学学习,就要以自己所在大学为荣;对自己无奈的选择耿耿于怀是没有必要的,要善于转换自己的角色,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他认为,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优势,并利用有限的教学资源得到发展;人要有一技之长,这是人立足社会的基础。

针对我校研究生和本科生的教育情况,施老师表示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担心学生会达不到自己的要求,毕竟自己的学生和名牌大学的学生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施老师并没有泄气,仍然严格要求自己的学生,努力用英语原版教材来教授学生。虽然该教材的使用还处于实验阶段,从专业知识上看效果还有待进一步验证,但是就现阶段的效果来看,学生的整体水平还是有所提高的。


一个小时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采访结束从施老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们突然感到眼前阳光灿烂。相信有像施老师这样治学严谨、认真负责的学者,浙江理工大学的明天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