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福彩投注app

网站导航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思达小学
港媒盘点2010年全球经济十大风险
发布时间:2019-08-01 14:20:40   浏览次数:91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港媒盘点2010年全球经济十大风险

看好2010年全球经济前景已经形成共识。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在提前发布的《2010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中称,世界经济将在2010年缓慢复苏并实现2.4%的低速增长。但是,期待未来而不醉心于未来。由于金融危机的后遗症与并发症,2010年全球经济增长过程中依然潜藏着一系列风险。

政策收缩风险

各国政府在2010年退出经济刺激计划已经没有太多的悬念,不仅如此,许多国家可能会实行诸如提高准备金率、加息等相对紧缩的货币政策。如政策收缩过猛或者频率过快,抑或是紧缩性政策力度太强,处于复苏过程中的经济机体可能在失去应有承接力的前提下产生停滞不前或者倒退。需要指出的是,由于2009年全球经济复苏的根本动力是政府投资,即外生增长动力,但决定经济增长的却是内生力量。因此,当外生力逐渐减弱之后,若内生力(如欧美国家的私人投资、亚洲国家的私人消费)无法衔接上或者还没有形成的话,经济很可能在2010年从低谷中短暂地走出一段时间后再度跌落回去。

财政赤字风险

金融危机导致了各国财税收入的急剧萎缩,同时各国也采取了力度空前的经济刺激政策,由此导致了各经济体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财政赤字的突飞猛进并且深度恶化。数据显示,至2009年11月,美国2010财政年度的赤字规模达到了2,966亿美元。在欧洲,2010年英国的预算赤字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预计将超过12%,德国将超过6%,法国将超过7%。特别是财政赤字位居欧盟27国之首的希腊政府在2009年财赤子高达12.7%的基础上,2010年可能突破13%。在亚洲,2009年日本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0.5%,而且随着其继续推行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财赤规模有可能抵至11%。空前的财政赤字带给未来经济增长的极大不确定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财政赤字永久性增长1%,长期利率将上升10~60个基准点,利率上升将抑制投资,进而拖累经济增长,降低政府未来偿还债务的能力。

公共债务风险

由于税收无法满足或者维持财政开支的需要,金融危机期间各国政府不得不大规模地发行国债以满足刺激经济投入的需要,同时,为了弥补财政赤子窟窿,全球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还将继续延发数量可观的国债。数据显示,当前美国国债总额占GDP的比例为87.4%,2010年会上升至97.5%,英国国债总额占G D P的比重将由2009年的75.3%上升至89.3%,法国公债占GDP的比重将从73.9%上升到2010年的77.5%。而在所有国家中,希腊与日本政府的债务规模最为庞大。其中希腊政府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2009年的113%上升到2010年的130%,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2009年的218%扩张到2010年的227%。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将成为经济持续复苏的最大软肋。一方面,政府债务规模的扩张意味着国债收益率的上升,政府的还债成本和压力不断增大,主权债务违约风险上升;另一方面,政府向私人大量举债直接削弱了私人部门的投资能力和消费能力,最终使经济失去自我再生动能。

信贷市场风险

由于受去杠杆化趋势影响,欧美地区的公司债、信用卡等信贷市场风险较为突出。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公司债市场高收益债券违约年率达11.5%,预计在2010年违约率将达到峰值。欧元区高收益债券违约年率为4.6%,但疲软的经济可能将导致债券市场未来出现较大损失。另外,由于受不断攀高的失业率影响,消费信贷市场的情况更为严重。数据表明,2009年11月,美国各机构信用卡逾期还款率均值为5.7%,较2009年初及第二季度末的5.5%均有上升;英国各机构信用卡逾期还款率均值达7%,高于2009年初的6.7%和2008年9月的5.9%。信贷市场风险的上升说明金融机构并没有完全从危机中挣脱出来,而如果金融机构的信贷条件得不到改善,实体经济所需要的融资支持将受到进一步扼制。

资产泡沫风险

资产泡沫风险主要来自新兴市场国家。一方面,2009年以来,包括“金砖四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股票出现了75~135%不同程度地大幅上涨,股票价格已经累计了一定程度的泡沫。由于新兴市场国家未来一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继续跑赢发达国家,从而可能吸引更多的国际“热钱”,进而继续推升资本市场泡沫化程度。另一方面,受经济增长预期不断加强的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还面临着货币升值的风险。2009年,在彭博社跟踪的十种货币中,八种货币出现大幅升值,其中,涨幅靠前的依次为印度尼西亚盾、韩圜、印度卢比,而彭博社预测,这些货币在2010年还将继续升值,从而吸引更多的国际投机资本的“眼球”。对于新兴市场国家而言,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投机资本撒腿撤离,区域金融市场发生剧烈痉挛和大幅震荡,甚至不排除资产价格泡沫的破灭。

美元汇率风险

从未来一年来看,无论是美元的继续贬值还是巨幅升值都会给全球经济复苏罩上阴影。一方面,由于美国政府大量发行国债以及发展新能源和低碳经济技术的战略需要,美元在2010年还会继续贬值,这种态势形成了对与美国有贸易关联经济体的巨大杀伤力,从而不利于全球经济的均衡发展。另一方面,由于美元在2010年时总体处于底部,不排除一定时期出现拉升的可能,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不仅会导致投机资本在美元与日圆以及欧元之间兴风作浪,而且会带动“热钱”从新兴市场加速撤离,从而引致国际金融市场的急剧动荡以及形成对新兴市场经济稳定增长的破坏。

通货膨胀风险

通缩风险与通胀风险并存是全球经济进入2009年下半年的重要特征,特别是最后一个季度以来,市场对通胀的担忧相对加大。根据《财富》杂志对1945~1992年间美国经济周期的研究表明,物价形势的转折点往往出现在增长周期转折点之后的五个月。这样,2010年年首季可能将成实际通缩向实际通胀转折的重要时点和通胀风险渐变为显性的时段,而经过了一段渐变时期后,通胀压力会不断加大。